陈寅恪: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变老

来源:环球彩票时间:2017-02-21 14:00:23 责编:admin人气:

读研时,导师最头疼的就是我们这帮女学生,年纪不小,学历还算高,脾气又有点傲,个个都是单身。

我的同学z是其中的佼佼者,她相亲无数,却无一成功。原因无他,这姑娘的眼光非常挑剔,遇到老实沉稳的公务员,她嫌弃对方不懂浪漫;遇到风趣幽默的摄影师,她怀疑对方花心;遇到又能干又能说会道的创业男,她又介意起对方缥缈不定的未来。

不过,眼高于顶的z最后却栽了跟头,她喜欢上当时学校新聘的海归教授,对方年轻有为,斯文俊秀,父母也都是教授,教养极好。难得的是,他性格温和,每每授课时,总有其他院系的小学妹慕名而来。

z对他是打心眼的满意,想尽办法邀约,但这位教授似乎并不怎么热络,和她吃过一次饭,就没有后续了。z暗地托了导师去问话,对方倒很坦白,拒绝的原因十分详尽:“z挺好的,不过太书呆子了,好像不怎么喜欢打扮,也不怎么合群。吃饭时她说过不会做家务,我呢,还是希望将来的女朋友会做饭。”

这个结果让我们几个女同学都感慨了好长一段时间,别说女人择偶现实,男人也同样如此。所以我们在对别人挑剔的同时也一定要努力成就更好的自己,不然也只能剩下被剔掉的份儿。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

说到陈寅恪,他绝对是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、古典文学研究家、语言学家,更被誉为“全中国最博学之人”,“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”。

这样一个天才的史家,放到如今,恐怕会被打上“直男癌”的标签,因为他曾经大男子主义地说:“娶妻仅生涯中之一事,小之又小者耳。轻描淡写,得便了之可也。”不仅如此,他认为学德不如人,是人生大耻,而娶妻不如人,不足言耻,一个人应该把志向放在学术和事业上,一心惦记娶得娇妻美妾,是很愚蠢的事情。

所幸那是在崇文尚武的民国,就冲他满腹学识,也有才女佳人前赴后继地示爱。换成现在的姑娘,大概只会扔个白眼,分明是单身狗的命。

当然,在没有遇到爱情之前,我们都曾经轻狂过,目中无人,最后却甘为对方门下走马,俯首博得一笑。陈寅恪也不例外,遇到唐筼,他打破了自己的誓言。提起唐筼,大概很少有人熟悉,她是陈寅恪的妻子。

他们是相亲认识的。在此之前,陈寅恪已经是36岁的大龄剩男,性格沉闷,寡言少语,陈父三番五次地催促他结婚,最后不得不警告:“尔若不娶,吾即代尔聘定!”

陈寅恪无奈,他的个人问题成了头等大事,也成了清华园的悬案。

在自由恋爱的今天,相亲仍然具有很大的市场,也许在有些人看来它无异于一场明码标价的交易,但奇怪的是它的成功率竟然还不错。事实上,没什么比相亲中的彼此更能赤裸裸地展现等价原则了,对方的高矮胖瘦优劣美丑,直接折射出你的倒影,再热心的红娘也不会将两个天差地别的人凑对。

这种折射偶尔也会有一些失真,这也是为什么若干都市男女都不满于相亲,因为实际对象与他们心里的幻像落差太大,这种落差并不是最让人难受的,更让人难受的是落差隐含了几分自己痴心妄想的意思。

所以说,年轻的男女不是不愿意接受相亲,而是不愿意接受自我预设带来的羞辱感,眼高于顶的人往往更容易折进去。

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.